向华为学习,做专注、规矩、理性的民营企业

我们是母线槽行业中的民营企业,做母线槽的民营企业很多,每个民营企业又都是不一样的。多年来,我们作为这个行业的后起之秀(最早的母线槽发源地是江苏的扬中,那儿,很多民营企业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生产销售母线槽;而我们以低压成套开关设备为创业之始的产品,产品的多样化,通常难以做到专业的精品。自本世纪初,即二00一年,我们开始专业化生产母线槽,并建立了自有的技术研发部门,认真学习国内外的母线槽技术,从技术结构和原材料进行潜心研究。多年来,已拥有本行业内最多的专利技术,并将技术转化为产品,通过自摸试验和国家实验室的第三方认证检测,投入市场后,过硬的技术和质量受到众多用户的信任和肯定。)而一步步发展到今天,我们始终向先进的企业,学习先进的可持续发展的模式,从认识自身开始,来规划自我,从而以求得企业的长足发展。

应该向华为学习什么?

一、要像华为那样地专注。

华为的成功在于它的专注,它的专注体现在对核心业务的坚定不移。

多少年来,华为始终坚守自己的原则,没有被其他诸如房地产等行业的高利润所诱惑,敢于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将做代理商赚得的钱全部投入到研发上,以“失败了我只有跳楼”(任正非语)的胆略和气魄,走自主研发、技术自立之路,并且坚持将不低于销售收入10%的费用投入到研发中去。

核心业务的专注,成就了华为的事业。

二、要像华为那样地规矩。

一个企业,当企业小的时候,它是老板的;当企业大了的时候,它就成为社会的。

为什么?因为企业小的时候,如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调皮捣蛋,胡作非为,人们不会和你过分计较;但当你长大成人之后,你就要受到法律的和道德的约束。

企业小的时候,你动用的社会资源(当然也包括人力资源)很少,影响也就很小;而当企业大了的时候,你就会消耗、动用很多的社会资源,你就要保证这些资源的充分利用和开发,这个时候,就不仅仅是你个人的问题了。这就是一个企业的规矩,做企业必须遵循这些规矩。

华为的规矩,体现在华为对社会、对员工的责任和义务上。谈企业责任,无非表现在对员工、对股东、对客户这么几个方面,做好了这几个方面,也就做到了对社会的责任。

三、要像华为那样地理性。

现在的社会,已经从过去的短缺经济时代走到了过剩经济时代,整个社会正在逐步走向理性。

就企业层面来讲,理性包含着三个方面的涵义:一是对企业操作的理性,二是对消费者(客户)的理性,三是对合作伙伴的理性。

理性的延伸涵义,就是对有关各方利益的平衡。

只有形成利益共同体,才能结成命运共同体,这是华为快速发展的根本保证,也是华为发展的重要经验。

华为对企业操作的理性把握,主要体现在“技术立企”的发展思路,体现在永不进入其他领域的自身定位,体现在“高工资是第一推动力”的人才战略,也体现在以《华为基本法》为核心内容的良好的企业文化建设上。

在消费者的理性把握上,华为成立初期,在国内电信市场被“七国八制”全面把持、占领的情况下,华为采取“农村包围城市、最后夺取城市”的营销策略,与各地邮电部门成立合资公司,依靠点点滴滴的努力,从竞争对手哪里抢夺市场,因为华为是清楚的,没有利益的合作是不会长久的;华为在与思科的对抗以至最后和解中,在与3COM的合资和合作中,在对北京港湾公司的收购中,都体现了华为对竞争对手或者合作伙伴的理性把握。

华为的理性,还表现为企业对员工的基本态度。《华为基本法》明确指出:华为绝大多数员工是愿意负责和愿意合作的,是高度自尊和有强烈成就欲望的。华为的这一假设,充分肯定了企业与员工之间是合作关系,而不是对立关系,这是华为形成强大的企业向心力和队伍凝聚力的根本。

四、要像华为那样地低调。

华为的低调是出了名的。

19年来,任正非从来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,为此他得到了众多媒体记者的非议,这样的定力是一般企业家做不到的。

任正非对员工说:国家的事国家管,政府的事政府管,我们把企业依法经营好就行了。他还告诫员工:媒体有媒体自身的运作规律,他说你好你就好了?我们要安安静静的,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!

企业的低调,实际上是这个企业的内在文化的外在反映;做人的低调,其实是那种大智若愚的至高境界。

低调不是装出来的,低调是需要勇气的,低调是内部做实的需要。